不过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但是他却没注意到有几个

分享到:
  “好,那么董兄就不必再有所顾虑,咱们一起做成此事,难道这不好吗?”
 
    董承稍微想了想,“我之意也不是说不好。只是我们却还需小心对待才是啊!”
 
    而此时的李乐则是一笑,“董兄之意,咱们都懂,其实自当是如此!不过小心归小心,可咱们弟兄却还得是如此行事才是啊,所以之前可能是有些误会。所以还望董兄不必在意!”
 
    董承闻言一笑,“哪里哪里,李兄如今一说,那么便是再大的误会也都是没什么了!我又不是不能理解,理解。我董承从来都不是胆小怕事之辈,所以没什么不能去做的,此事自当是和大家一起。干了!”
 
    “对,干了!”
 
    李乐笑道,然后杨奉他们也是都如此说着,就连刚才讽刺董承的韩暹也都说话了,还有胡才也是一样。
 
    就这样儿,几人就把这事儿是如此定了下来,杨奉出得主意,而几人最后经过了这么个插曲,是都同意那么干了。
 
    ------------------------------------------------------
 
    又过了一日,这日的上午,刘协是召集了所有人,其实这也是曹操的意思。而除了还没赶回来的夏侯渊,其他人是都到齐了。
 
    “臣等见过陛下!”
 
    “众卿平身!”
 
    “谢陛下!”
 
    此时还得是刘协这个当皇帝的先开口说话才行,只听他说道:“众卿亦知,这雒阳城是残破不堪,所以如今来看,却是不能再当得都城了。不知众卿以为,如此该如何是好?”
 
    这事儿自然不可能是皇帝自己去解决,什么事儿可都得是手下的大臣去解决才是。结果众人一看,自己这个陛下把这问题都交给自己等人了,那,那这就说吧。
 
    其实想想解决的办法不过就是两个,反正你想再迁回长安那肯定是不行了,那地方都被马超给占上了,所以别想让他再吐出来,是不是。而且众人如今也都已经知晓,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已经把势力都快扩张到整个司隶了,所以估计没几日可能就要到雒阳了吧。
 
    于是,这个迁回长安肯定是不行了,那么长安不行,却不代表其他的地方也不行啊。所以第一个解决办法,其实还是迁都,至于到底要迁往何地,这个才是值得好好研究一下的东西。
 
    那么不迁都的话,第一个不用,那就只能是来第二个,就是修缮城池。把雒阳城再重新修建一遍,尤其是皇宫啊,更是要好好重建。可是这么个浩大的工程,谁都知道,那得耗费多少钱粮物资,人力还有时日啊,所以这个基本上也是不可能了。
 
    要说虽然很多老头子都希望是如此,但是却也都知道,他曹操曹孟德他会如此做吗,因为花得可都是他的钱粮,要是自己摊上这事儿,那自己肯定也是不会同意如此啊。所以是将心比心,自己不会同意,他曹孟德就能同意了?
 
    不过一帮老狐狸自然是沉默以对,至少暂时都是没言语什么,但是还真是有那不怕死的,大脑不怎么好使的人就蹦出来了,只听一人站出来出言道:“陛下,臣以为当重修雒阳城!因为东都在董卓之乱前便是大汉都城,那么如今陛下回归,这岂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乎?所以既然天意如此,那么陛下当顺应天意,以雒阳为都,重修雒阳城,如此为好!”
 
    可是这位还自以为自己所说不错呢,孰不知他已经被曹操和他的属下给暗中记下来了,什么官位姓名了,还有相貌,通通都是给暗中记下了。至于之后这位的下场,那是可想而知。
 
    而曹操他此时表面上虽然是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却把此人给骂得不行。基本上是祖宗十八代都给骂遍了,心说重修雒阳城?说得可真好听啊,可你知道不知道,要如此的话,得需要多少物资,你知道吗?你绝对不知道,如此的话,别说是自己了,估计就连他马超马孟起都不可能一下拿出那么多的钱粮物资来吧,哼!
 
    曹操确实,他有很多理由,都决定了他是不可能去修建雒阳城的,所以这事儿想都不用想了。而对他来说,如今虽然有些钱粮物资了,但是能简单修建一下许县,这个就已经是很不错了,可如今居然还有人让自己去重修雒阳城?真是不知道此人是怎么想的,俗话说得好啊,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想想可不就是如此嘛。
 
    而刘协他一听了此人的话后,他心说,自己也是想如此啊,但是可能吗,不可能!所以说什么都是徒劳,徒劳啊!曹操曹孟德虽然还不似董卓、李傕他们那样,但是却也和王允差不多,所以他决定了的事儿,是绝对不会再更改了,至少自己是不行。刘协此时,他心中也只能是苦笑,虽然他也知道重修雒阳城最好,但是曹操他却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他此时说道:“爱卿所言虽说有理,不过雒阳城就不要再想了!朕考虑了许久,如今这雒阳确实是不宜再为都城,不知众位爱卿还有何建议啊?”
 
    之前那位一听,本来听到刘协说前面,所言有理的时候,他还自得得很。心说看看看看,陛下和自己想得也差不多吧,是很赞同自己的。结果后面刘协说不用再想重修雒阳城了,雒阳不宜再为都城,这就像是此时在他头上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不过这位此时却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可能不是陛下不愿意,而是另有隐情啊。
 
    想到此处后,他看了眼曹操,不过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但是他却没注意到,有几个老头子对着他笑了笑,而其中也确实是意味深长啊。是“只可会意,不可言传”。
 
    “陛下,臣以为,豫州颍川的许县,可当为都城!”
 
    众人一看,说话的人是朝中的议郎董昭董公仁,这个董昭不只是曹操的属下,一样是朝中的议郎,所以说大臣也都知道他。而董昭就是极力主张曹操迁都许县的人之一,因为他可是清楚迁都到许县的好处。
 
    刘协一看,曹操的人终于是出来了,于是便说道:“众卿以为,迁都许县如何啊?”
 
    结果此时刘协的话音刚落,一下就出来好几个,都是曹操一方的人,当然最后都是同意迁都。刘协一看,不用再想了,这就是大势已去啊,等曹操一系的人说完后,杨彪站了出来,“陛下,臣以为,如今确实当迁都。而颍川许县确实也是当得新都,所以臣附议!”
 
    结果杨彪他一发话了,其他几个老头子也都是臣附议,臣附议的,刘协算是明白了,连杨彪他们都同意了,这事儿是彻底定下来了。
------------
 
第五三一章 杨奉白波袭曹营
 
    最后刘协还是问到了曹操,“不知曹爱卿觉得迁都许县,这个提议如何啊?”
 
    这个就是刘协最后要拍板儿之前然后再问下曹操,所谓江湖规矩吧,反正都这样。
 
    结果曹操则是一笑,“陛下和各位既然都已是同意迁都,那么臣对此自然也无异议!”
 
    刘协是心中鄙视曹操啊,心说你可不就是无异议吗,因为这些人本来就都是你怂恿的!
 
    但是他却是没什么都不敢表现出来,只好是说道:“既然曹爱卿亦是同意迁都,那么此事便如此定下来吧,众卿以为如何?”
 
    “陛下圣明!”
 
    众大臣是异口同声高呼道,这都是江湖规矩,就是当皇帝的最后和众大臣都商议好了的事儿,然后一拍板儿,众大臣就得齐声高呼陛下圣明,就是这么一个套路,一直都是如此的。
 
    可刘协心里却是苦啊,什么圣明,自己干脆就是得听人家的。李傕郭汜倒是不在这儿了,但是这朝中却还是不能自己做主啊。刘协他是怎么想怎么憋屈,你看本来先有董卓这个董贼,然后董卓死后,王允当政,他是要准备做那霍光,而王允死了吧,李傕他们又来了,自己过得那日子比董卓在的时候都不如,好不容易李傕他们也不在了,这不他曹操却来了。
 
    刘协是越来越觉得,距离自己能做主的日子是越来越遥远了。只要有董卓那种像王莽一样的逆臣,还有王允这样要做霍光的权臣,自己可能就永无出头之日啊。
 
    迁都之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当初董卓从雒阳迁都到长安,然后刘协又想回雒阳,结果雒阳回是回来了,但是却又要被曹操给整到许县去了。可如此又有什么办。对刘协来说,谁让自己说得不算呢,没有什么权力啊。
 
    ------------------------------------------------------
 
    就在众人商议完,最后准备迁都去许县的这日晚上,雒阳是出事儿了。
 
    杨奉几人带兵突袭曹操兖州军大营,杨奉喊道:“弟兄们,杀啊,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其实什么属于他们的东西,就是从曹操那儿拿到他们想要的好处而已。李乐他们也是如此喊着。而士卒一听,都红了眼了。是啊,从兖州狗那儿拿回自己的东西,凭什么他们得到了好处,自己却是什么都没有。
 
    可他们就不想想,人家好处都是曹操让杨晓是费了大劲从北邙给挖出来的,所以怎么能分给别人呢。这几日曹操负责刘协他们一干人等的人吃马喂,负担已经是不轻了。等以后迁都许县,这些还不都得是他拿钱粮供养那帮老头子和宫内的官宦宫女,还有刘协手下的亲卫人马吗。
 
    所以杨奉他们的赏赐还哪有啊。要不这得拿多少的钱粮出去。而曹操他当然知道这些,不过对他来说,杨奉他们早晚自己也都得解决,要不他们对自己来说其实就是个祸患,所以自己不可能是养虎为患啊,那和资敌有什么区别。
 
    ------------------------------------------------------
 
    而此时杨奉等人是带兵直接就冲进了曹操兖州军的大营,可结果进去一看,挑了好几个大帐,却是没有发现兖州军的一兵一卒啊。杨奉知道。今夜是完了。中了人家计了,之前进人家大营。还有杀得那些估计都不是真人吧,他当机立断,大喝道:“快退。中计了!”
 
    结果这时候杨奉他们再想跑却是为时已晚了,曹操已经埋伏好的士卒向杨奉他们杀了过来,前后左右都有,而他们则被兖州军给包围了。
 
    而此时只见他旁边的董承说道:“呵呵,杨兄,你今日是走不了了!”
 
    此时的杨奉刚看向旁边的董承,结果最后就感到是脖子一凉,之后就没有什么知觉了。董承一招,就把没有防备的杨奉给斩杀了。尸首两分,死尸

欢迎转载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 » 不过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但是他却没注意到有几个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