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如此咱们如今就要让他曹孟德好好看看让他

分享到:
 即便是此时刘协他再不情不愿,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刘协他经过了董卓,然后还有李傕郭汜他们,直到如今,他可算是经验丰富了。如今来看。他曹孟德也要往权臣去发展,自己看来是才出虎口,如今是又如了狼窝啊。
 
    ------------------------------------------------------
 
    就在曹操和刘协两人商议迁都事宜的时候,这日晚,杨奉、董承还有李乐他们是秘密聚在了一起。至于他们五人为何又聚在了一起,自然还是因为曹操在此迎刘协。让他们都感到了危机。
 
    杨奉他们是紧随其后,在曹操和刘协他们回到雒阳后的第二日晚,他们就带着残兵败将回来了。他们是灰头土脸到雒阳的,虽然兖州军的士卒表面上不至于直接去耻笑他们什么,但是杨奉他们几人却是知道,背后兖州军的士卒还不一定是怎么笑话自己这些人呢。不过如此还能如何,所谓是败军之将啊。还能如何?
 
    而这几人见了面之后,还是杨奉先开口了,只听他说道:“如今曹操势大,可我等带兵是出生入死,但是看来如今,果然啊,好处都是让他给得了!”
 
    李乐几人都是不住点头,他们是深以为然,你说自己三人就是为了这利益才来相助汉帝的,可结果如今就得到了一点儿点儿的好处。之前在和李傕他们拼死拼活的,可到了如今呢,功劳不全都让他曹孟德给拿走了吗。
 
    也只有董承和他们所想的还不一样,其实董卓是他们这里面最忠心于刘协的,杨奉他们四个是比不了。而且杨奉他们就知道为自己考虑,帮皇帝,那不过就是为了自己能得到更大更多的利益而已,虽然董承也这样儿,但是好歹他的忠诚足够,而且他妹妹都嫁给刘协了,他和刘协还有这么一层的关系。
 
    为什么董承和他们所想得不一样呢,那就是因为他一直都认为,杨奉、李乐、韩暹和胡才四人都是白波贼出身,哪怕他杨奉都投靠朝廷好几年了,但是董承觉得,其人身上的一些贼性还是没改,从他平时说话做事,平时的点滴就能看出来这些。至于李乐他们就更不用说了,分明就都是贼。
 
    而且这一路上,杨奉他还算好,但是李乐几人是跑了一路,基本就是抢了一路。所以在董承的眼中,这是朝廷的军队应该做得事儿吗,那只有贼兵才能干出来啊。关键在董承来看,李乐他们几个既然是接受朝廷的任命了,早就都是朝中官员了,所以再这么干做贼的时候做的事儿,那么影响的不只是他们,而且还要影响陛下,所以董承心中不满的情绪很多。
 
    不过他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因为李乐他们几人的势力实力都是太大了,而且估计杨奉也站在他们那边儿吧,所以董承他只能是强忍着,把这些都给憋在心里。是半点儿不满都不敢在杨奉、李乐他们的面前表现出来。所以董承一路的表现确实是不只骗过了李乐他们,就连杨奉也是一样,都到了这个时候,杨奉他们还拿董承当成是自己一方的人呢。
 
    当然了,杨奉他们的想法也不难理解,毕竟和曹操比起来,他们自然是认为董承就是他们一方的人了,总不能是曹操一方的人吧。可惜他们却不知道,董承虽然他不是曹操一方的人,但是却也绝对不是你杨奉一方的人,他是皇帝的心腹啊。
------------
 
第五二九章 杨奉相商谋曹操
 
    所以董承其人,他自然不是曹操那边儿的人,可更不是你杨奉一方的人啊。但是杨奉他们毕竟也是和董承算是一起出生入死了好些时日了,算起来还真就算是有了些革命感情吧,而且董承他和几人一路下来,他确实也都是以杨奉马首是瞻,结果杨奉就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可惜他却没想那么多啊。
 
    而对董承来说,他对李乐他们的意见可大了去了,就因为他们是贼性不改,所以在他来看,这个早晚必是大祸患。至于杨奉,董承他一样是对其有很大意见,那就是杨奉其人就知道为了自己着想,所以总是拉着李乐他们要这样要那样的,所以对此,董承对其人的意见不小,不过他却从没在杨奉他们面前表现出什么来。可以说董承在杨奉几人的面前,那隐藏地确实是挺深了。
 
    这是一听了杨奉的话后,李乐他是第一个蹦出来的,只听他说道:“可不就是这样儿吗,咱们弟兄在前方是出生入死,都死伤无数弟兄了。可他曹孟德呢,如今看样儿,他也是想做和那李稚然一样儿的事儿!”
 
    李乐他倒是不知道曹操的具体想法,但是他自己臆想,曹操就是如此,所以他这么说。
 
    而韩暹也是不住点头,“是,李兄所说没错!他娘的,我看曹孟德就想如此,而且这时候他是生生把咱们到手的功劳给抢走了!”
 
    胡才一样是在一旁附和着,“这他娘的,‘煮熟的鸭子给飞了’,咱们弟兄能咽下这口气吗?”
 
    就只有董承他是什么都没说了,其实在董承看来。曹操这是来做好事儿来了,这不解救陛下于水深火热中了吗。但是李乐他们几人说得却也不是说没有一点儿道理,不过如今人家曹操曹孟德可没像李傕那样不是,还都是中规中矩的,没做出什么逾越了君臣之礼的事儿出来。所以你也不能就把其人归为李稚然他们那一类。
 
    对董承他来说,如今这个时候,理当是双方能好好坐下来谈谈,有什么好处,是大家一起均沾,该得多少就得多少。可是如今这几位明显是对曹操他不满啊,董承他也是没办法了。你说陛下没给你们升官吗,升了,但不就是没有什么赏赐吗。可如连都城都没了,就别说国库还有什么了,所以上哪找赏赐去啊。至于你想从曹操那儿拿。那怎么可能?人家自己都不够用呢。
 
    所以说起来,这事儿归根结底其实就还是因为曹操没给杨奉他们什么好处,所以他们就有意见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不过董承他是明知道如此,但是却也不会表露出什么来。
 
    结果这时候杨奉则问道:“不知董兄有何想法?怎么董兄今日却颇为沉默了。”
 
    董承一听,心说来了吧,他是硬着头皮说道:“其实各位所言皆是有理。不过如今曹孟德势大,所以,所以却不是我方所能对付得了的啊!”
 
    杨奉几人一听,却也不得不承认董承他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啊。之前曹操他是带了五万的兖州军进了司隶。而夏侯渊之前则是带了两万人马去李傕他们那边儿了,所以如今在雒阳是还有三万的人马。要说从双方的兵力上来看,自己几人的人马加在一起,确实是比他曹操的人马多,但是在战力上,那肯定是不如人家了。所以董承他所说的是大实话,也是几人不能去忽略了的东西。
 
    韩暹此时说道:“那要如何是好?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不成?让他曹孟德骑到咱们弟兄的头上来。如今他是撒尿,咱们弟兄要是这都忍了,估计过几日他就该是拉屎了吧!”
 
    这几人可都是知道韩暹其人的性格,所以对他如此说话,他们确实也是见怪不怪了。所谓是“话糙理不糙”啊,其实就是这么个理儿。除了董承之外,其他几人在心里确实对韩暹所说还是很赞同的。其实仔细想想,好像就是这么回事儿不是。在他们看来,有的人就爱得寸进尺,而很明显,曹操在他们的眼里就是如此之人。
 
    在听了韩暹之言后,从杨奉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寒光,只是李乐他们却都没有注意到,但是董承他却是注意到了。而他此时心说,看来杨奉其人是有着什么打算的,就是不知道其人会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儿讲出来啊。
 
    而韩暹的话音刚落,胡才便出言说道:“老韩你说得太对了!我看就是这么回事儿啊,咱们弟兄要是再没什么动作的话,他曹孟德都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了!李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胡才他这时候是直接让李乐来评判自己说得到底有没有道理,而李乐却是苦笑了一下,说道:“老胡所说确实有理,但是,但是咱们能拿什么去和曹孟德抗衡啊?”
 
    李乐的话是再简单不过了,那意思就是说咱们让曹孟德见识见识也不是不可以啊,不过咱们真有那个实力吗?不过如果那么说的话,己方要真是有了那个强大实力,那么他曹孟德还敢如此对待己方吗?或者己方也不可能落魄到如今这个地步啊,那李稚然还有郭汜不早就被己方给解决掉了,所以还能如此狼狈?
 
    胡才他当然是明白李乐的意思,但是他却还是不甘心啊,所以此时他不服气地说道:“那,那如此,这事儿就真这么算了不成?”
 
    虽然话是如此说没错,但是在座的人可都听得出来,胡才这话是多么心虚没底气啊。也难怪他如此,不是人家曹孟德的对手,还上哪有什么底气去啊。
 
    不过还没等此时李乐他们说什么呢,杨奉则是冷笑了两声,然后又冷哼了一声,“哼!算了?当然就不能这么算了?怎么能如此就算了?”
 
    李乐几人闻言眼前都是一亮,韩暹问道:“难道杨兄此时已有了妙计不成?”
 
    杨奉闻言则是摇了摇头,然后对几人说道:”那倒不是。妙计可谈不上,只是确实是有些想法!俗话说得好,‘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如今咱们面对强大如曹孟德。自然是不能与其硬拼的,所以我之想法便是……”
 
    于是杨奉就把他所想,是全都毫无保留,和众人讲了一遍。而李乐他们听后,都不住点头,心中确实也觉得杨奉的主意可行。对如今的他们来说,这应该算是最好的主意了吧。至少此时其他人却是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所以杨奉这个自然就是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最好的了。
 
    李乐他们几人最后都是一致点头,算是同意了杨奉所说,而杨奉见此,他此时则说道:“如此的话。那咱们就这命定下来了,各位觉得如何?”
 
    “自然,如此甚好!”这是李乐说的。
 
    “那当然了,不都同意了嘛!”这话就是韩暹所言了。
 
    “不错,不错,早该如此啊!”胡才说道。
 
    最后杨奉看了眼还没说话的董承,“不知董兄……”
 
    董承才算是反应了过来。“啊,我自是赞同的。如今咱们被他曹孟德逼迫至斯,那么咱们是该做出些什么,让他好好看看了!”
 
    杨奉他最后听了董承所言后,他是展颜一笑,“董兄所说不错,正是如此!咱们如今就要让他曹孟德好好看看,让他也知道知道,咱们弟兄却也不是好欺负,能任人揉捏搓扁的!”
 
    “对。就是!”
 
    “是啊,可不就是如此!”
 
    “对,说得太对了!”
 
    李乐他们三人是赶紧附和道。抛来董承其人,他们三人那和杨奉确实是“一个鼻孔出气”儿的,算是“穿一条裤子”的人了。
 
    不过这时候董承倒是不合时宜地来了一句。“曹孟德此人乃天下枭雄也,我们切不可小看了其人啊!各位就没想过,万一事情不成,那么……”
 
    杨奉一看董承如此作态,他也不知道为何,心说怎么如今董承却变得是如此胆小了,这也不符合他的性格啊。虽然杨奉不敢说自己对他董承是如何如何了解吧,倒是却也知道,其人绝对不是胆小的人。别看董承此时好像是小心谨慎的样儿,但是杨奉却是能感觉出来,他这是胆小吧,可是为何如此,杨奉却是不得而知。
 
    其实杨奉想得倒是有些对,也有些不对。对的当然是今日董承他确实是有些反常,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而不对的则是,董承他这绝对不是胆小,当然更不是什么小心谨慎。只是有些心虚罢了,至于为何如此,当然是何他所想的有关了。
 
    不得不说,董承表面上是劝说他们不要进行杨奉所说的计划,但是实则他心中是巴不得杨奉他们如此。所以表面上他是劝说,实则他可是很清楚,自己越是劝说杨奉他们,那么这事儿就越是不会再改变了。因为他知道,杨奉绝对不会因为自己说的什么而会去改变什么的。至于李乐他们,更是如此。所以自己越劝说他们,不让他们如何,他们就约会如何,这个就是他和杨奉他们几人相处这么些时日以来的一大经验,这不此时就派上用场了吗。
 
    而此时的杨奉,确实是有些不太高兴了。要说董承的话绝对不是他所喜欢听的,基本人人都是如此,忠言逆耳,但是有几个是能真正听得进去的。而好话又有几个人不爱听呢,其实这都是人之常情啊。
 
    所以杨奉在董承面前,他是第一次把脸给沉了下来,“这个,董兄要是不敢如此,那么大可不必和我们一起了!”
 
    董承一听,心中高兴,是暗自偷笑呢,不过表面上却还是做出了一副更是让杨奉看不起的样儿,当然这里确实是有他心虚的成分在里的。别看董承会演戏,心里素质也不错,不过他在杨奉几人的面前演戏,确实还是有些心虚,都是难免的。
 
    “这,这,哎呀,杨兄,我哪有此意,哪有此意啊!”
 
    韩暹此时则挤兑道:“有的人平时看着好像是胆量非常,不过一到关键之时,却是不行了!”
 
    董承一听,心说什么叫关键之时就不行了?他听这话,是怎么想怎么别扭,但是却也不能直接和韩暹去理论什么,因为人家毕竟是没指名道姓说自己,他可没说你董承如何如何啊。所以自己要真是去和他理论,那不就是等于捡骂吗。
 
    而李乐他毕竟是作为老大的人物,所以他瞪了韩暹一眼,然后对他说道:“行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未完待续。。。)
------------
 
第五三〇章 刘协聚众议迁都
 
    ps:
 
    感谢无梦生书友的打赏~感谢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要说李乐他可比韩暹要懂得多,所以他是不可能像韩暹那样儿,去对董承冷嘲热讽的。其实在他看来,董承如果他真没有那个和己方几人合作的意愿,那么他大可以直接就说不同意合作如何如何。不过此时他却没有那么去说,那么就说明了其人确实可能是为了己方打算,所以才看着是如此小心谨慎的,而如此来看,还得是自己亲自出马去说两句才行啊。
 
    打定了主意后,他就狠狠瞪了韩暹一眼,然后让他别再多说了。果然李乐这老大的话是好使,至少对他韩暹来说,确实比刘协的圣旨那都好用。而韩暹闻言,他是不再言语了,而却把头转到了一边,是谁也不去看谁了。这个对他来说,其实就是“眼不见心不烦”,如此而已。
 
    李乐一见,自己的话对他韩暹确实是起到了作用,而此时他则缓缓对董承说道:“董兄,如今形势是大敌当前,虽然李稚然和郭汜他们已经不在话下,自有人去对付。但是此时他兖州牧曹操曹孟德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不知董兄以为然否?”
 
    要不怎么李乐他是老大呢,你让韩暹或者胡才来说,估计这辈子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出来。
 
    而李乐他此时的意思是再简单不过了,就是直接问你董承,你是不是也认为他曹操曹孟德是咱们共同的敌人,而他就是个“拦路虎”啊。用他们的行话来说,这断人财路,就是不给人活路,如今他曹孟德不就是如此作为吗,至少在他李乐的想法中,他就是如此认为的。而董承的回答,那最后就代表了他的态度。他要说是。那么双方自然还能继续交谈下去,否则的话,那也就确实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李乐他才有了如此一问,而董承他是想也没想,直接便说道:“然也!李兄所言甚是,我亦是如此认为。他曹孟德、兖州军就是我们共同的大敌!”
 
    李乐心说好。不怕你否认了,那么你是如此认为的就好。这样就好办了!
 
    于是他继续问道:“那么之前之提议,不知董兄你觉得如何?”
 
    这个,因为之前董承他也是同意的,所以此时也只能是说,“自然也好!”

欢迎转载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 » 正是如此咱们如今就要让他曹孟德好好看看让他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