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自己却是该带兵出马的时候了之前探马传来

分享到:
 不多说严颜在后面看着为吴班担心。他这次看得可真是提心吊胆的啊,不过吴班虽然是不像严颜那样想得那么多,但是却也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是很危险。但是此时的他却是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是硬着头皮往上上啊,要不第三次的热油又该来了。
 
    之前的是第二次。而第一次则被云梯车上,他前面的那些士卒给他挡住了。其实凉州军士卒有的是能躲开的,但是就是为了下面的吴班,所以几人根本就没躲,是为了吴班,他们把油都给挡住了。
 
    这些吴班都明白,所以更坚定了他今日要拿下安邑城的意愿,这时他更是无比坚定,不会动摇。吴班他却是拼了,他知道,士卒为自己都牺牲了这么多了,自己今日就要带着他们拿下这安邑城,要不如何对得起他们、如何对得起自己、如何对得起大帅、如何对得起自己大兄还有主公啊!
 
    虽然吴班他确实不想就这么死了,因为如今自己还没有手刃了仇人,没能为父报仇。但是这一次,他确实是有种豁出去的意思,而此时他已经是顾不得别的了,对他来说死又有何惧呢。
 
    而最后,李别他还是没能拦住吴班他们,让他带兵给登上了城头,不过这次吴班可是有备而来,在登上了安邑城后,他直接就奔向了李别。之前他也登上过安邑城头,但是还没等他去找李别,就已是被安邑城头的守卒给打退了下来。
 
    不过这次,他上了城头后,是直接就大开杀戒,奔向了李别的方向,他早就在攻城的时候就隐约看到了李别的大体位置,所以他其实是特意在距离李别最近的云梯车那儿登上的城。不得不说,吴班他确实是进步很多了,要不也绝对不会如此的。
 
    “快,快拦阻他,快,放箭!”
 
    虽然李别让安邑守卒尽快阻挡着吴班,但是这次那帮士卒根本就没挡住他。因为安邑的守卒突然发现,怎么今日这小子就像是疯了似的,难道真是疯了?几日没破城,就疯了?也不是没可能的,所以让他们的心里都是一阵害怕。
 
    吴班此时都杀红眼了,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杀杀杀,杀了李别,夺下安邑!其他什么都没有了,结果此时的吴班是锐不可当,就像是一台杀人的机器一样,安邑的守卒是碰到就死,挨着就亡。
 
    李别总算是明白了,自己是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可惜这时候他再想跑却是已经晚了,因为他已被凉州军的士卒给包围了起来。自己将军带着自己等人费了这么大力才攻上了才城头,不能再让李别跑了,一定要杀了他,给死去的弟兄报仇。
 
    不过普通士卒怎么能是李别的对手,所以让他杀出了一条血路,但是眼看就要冲下城头的时候,却在此被人给阻截住了。而这次阻挡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吴班。
 
    只听到吴班大喝一声,“李别,拿命来!”
 
    说着,拿着兵器就砍向了李别,李别差点儿没被吓破胆,心说自己怎么可能是疯子的对手啊?他如今就想是怎么逃走,安邑城不要了,河东也不要了,只要能保住自己小命儿就比什么都好啊,但是吴班能让他如愿吗。
 
    --------------------------------------------------
 
    当严颜看到吴班再次登上城头的时候,他就有预感,今日估计真能破了这几日都未攻下的安邑城。
 
    他说道:“鼓槌,给我!”
 
    “诺!”
 
    于是严颜他是亲自上阵,为己方大军攻城是击鼓,严颜击鼓确实不是普通士卒所能比的,是铿锵有力,让人更加振奋。而在他看来,自己如今能做得也就是这么多了,你让自己上去攻城杀敌,那肯定是不成了,所以如今却也只能是如此。
 
    城头上的吴班还有凉州军士卒自然是不知道,如今这是自己大帅给己方进攻擂鼓助威呢,只有城下的士卒才知道,不过这个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今李别可就要招架不住了。
 
    李别心说,难道我李别今日就要身死在这安邑城头?不,我不甘心啊,我不想死,不想死啊!可这话别说是在心里说的,就算是当着吴班和凉州军士卒的面儿说,他们都是一点儿不可能饶了他了。毕竟这今日,在安邑城下,可是死伤不少的凉州军士卒,以吴班那个脾气,李别必死!
 
    十个回合,二人算是势均力敌,“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二十个回合,李别就已经是招架不住了,毕竟如今吴班在他们的眼里看来是“疯子”,所以自己怎么能抵挡住“疯子”呢。
 
    不到三十回合,果然,李别一个不小心,被吴班所斩杀。而李别的武艺确实和吴班相比还是差了一些的,所以他被吴班所杀,也属正常。
 
    看着栽倒的李别尸体,吴班自言自语道:“弟兄们,我为你们报仇了!在天英灵安息吧!”
 
    “如今李别已死,投降免死!”吴班对城头的安邑守卒喊道。
 
    “投降免死!投降免死!”凉州军士卒也抓住这个机会喊着。
 
    是啊,如今主将李别都已经死了,所以安邑的守卒自然是没什么战心了,都是放下兵器投降了凉州军。不投降也不行,他们算是看出来了,今日的凉州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只是那个带兵攻城的将领疯了,好像所有的士卒都疯了似的,所以他们早都被吓得不行,如今李别有已死,所以还战什么啊。
 
    “树倒猢狲散”傻子才继续负隅顽抗呢,聪明人都知道,还是投降了吧。其他的地方都是徒劳啊,在人家凉州军面前,那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就这样儿,安邑城被吴班是接连带兵攻了四日,终于是拿下了,被凉州军所占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第五二八章 曹孟德提议迁都
 
    严颜和吴班两人带兵终于是夺下了安邑,至于整个河东,之后他们也自然是顺利地拿下了。
 
    至于如今还在弘农的马超,在他听到了严颜他们所传来的这个消息后,自然很是满意。不过他却也没让严颜他们再有何动作,只是让他们原地待命,让大军好好休整,至于其他的倒是暂时都不用再管了。
 
    其实对马超来说,司隶如今就剩下东北的河内郡还有东南的河南尹没到自己手了。不过马超确实是对此没怎么着急,因为对他来说,这两个地方早晚都是囊中之物,到自己手里那无非就是个时间的问题而已。
 
    严颜他们可以是暂时休息了,不过自己却是该带兵出马的时候了,之前探马传来李傕他们和杨奉大战的动向,而且曹操在之前也是已经到了雒阳了,所以马超就知道,这也该是自己带兵进河南转转的时候了。自己就要司隶的地盘,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所以聪明点儿的都好说,但是要阻碍自己的人,那不管是谁,该战就战吧,谁怕谁啊。
 
    于是就这样,马超他只留下了黄权和三千人马,而他和李恢则带着剩下不到三万的人马向河南尹进发。此时他却还不知道,李傕和郭汜他们已经是被夏侯渊所杀。当然了,这个消息他没几日就会都知道的。不过知道了这个,对马超的计划也没什么影响,反而夏侯渊还算是为他扫清了司隶的一些阻碍,毕竟李傕还有郭汜都不是什么好饼,其实算起来早就该死了。
 
    ------------------------------------------------------
 
    夏侯渊大军休整了一日多之后,他便带兵返回了雒阳,准备回去给自己主公交差。而且他是早已把李傕和郭汜两人的首级都割了下来,都装好了,放在了匣子里。他可是知道,这就是自己所立的大功。不只是自己主公会奖赏自己。而且皇帝如今最为痛恨的两人都已经是被自己斩杀了,所以他也得赏赐自己。当然了,夏侯渊并不在乎什么赏赐,但是在其他将领面前,自己立下大功,这却是个特别有面子的事儿。人这辈子。不就争这么个面子吗。
 
    而最先回到雒阳的,自然还是曹操和刘协他们一行人。这几日可以说是刘协这些年来所过得最好的日子了。曹操对他确实是够意思,把什么好吃的好东西都给了他,和李傕他们比起来,刘协的日子那真是天壤之别啊。而且刘协也知道,他经常是夸曹操,又是什么大汉柱石啊,中流砥柱啊,这些夸奖的话是不要钱一样往外说,最后说得真就是不值钱了。而帝王心术吗。刘协他自然对此都是明白的。
 
    不过曹操是什么人,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年纪轻轻,就是一心为大汉的曹孟德了。所以他自然不会被刘协给整得是头昏脑胀,找不着北的。他是时刻都是清醒着的,如果说可能在他还算年轻的时候,刘协如今的这些话。这些作为还能对他有点儿用,但是对于如今已经逐渐是迈入了奸雄的曹操来说,那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啊。要是起作用的话,那就不是他曹孟德了。
 
    曹操把刘协护送到了雒阳,结果雒阳的皇宫是早被毁了,所以没有办法,他也只能是让刘协住在自己的地方。然后再去商议别的。
 
    ------------------------------------------------------
 
    第二日,曹操特意来见刘协,“臣见过陛下!”
 
    “爱卿快坐!”
 
    “谢陛下!”
 
    坐下后,曹操便对刘协说道:“陛下如今也看到了,此时雒阳城是残破不堪,无法居住,所以陛下是不是能迁都到别处?”
 
    要说本来以刘协的想法,他还真就是不想再离开雒阳了,但是如今的雒阳确实也真是,连皇宫都被毁得不像样儿了,所以自己住什么地方啊。而且还有不少宦官宫女呢,这不都得住在皇宫里吗。可如今却是连个住得地方都没有了,他对此确实也是挺无奈的,他倒是想让曹操再给他重建一座皇宫,但是这事儿……
 
    所以刘协只能是无奈问道:“不知爱卿对此有何想法?”
 
    他能感觉得出来,曹操他应该是有备而来,所以要说他没想法,自己都不相信啊。
 
    曹操闻言一笑,果然说道:“陛下,如今雒阳虽然残破,不能再当都城,但是陛下却可以迁都他处,颍川许县,臣以为正适合为都!”
 
    刘协一听,这颍川许县,怎么自己是听都没听说过啊,那地方能比得上东都雒阳,西都长安吗?颍川他倒也不是不知道,不过那不是之前黄巾叛贼肆虐的地方吗,那地方的县城能当得了大汉都城?
 
    要是马超知道了刘协心中的想法后,他一定会鄙视他。因为以马超的想法看来,如今连这大汉都不是你刘协做主了,还谈什么都城啊,总扯那没有大用的,还真就不如直接听了曹操的话呢,至少你听他的,你能衣食无忧,可比李傕那时候好多了。
 
    而曹操他也算是看出刘协的疑惑来了,所以此时他说道:“陛下,如今雒阳实在是不适合再作都城了,所以迁都许县却是当务之急!陛下还请放心,陛下迁都许县,臣一定给陛下修建好都城,不让陛下再受苦!”
 
    刘协一听,心说你既然能修建许县的话,那么为何就不能修缮一下雒阳啊。不过他转念又一想,他算是都明白了,许县肯定是不能和雒阳相比的,那雒阳的皇宫有多大,而许县肯定是不能比啊,所以修建雒阳的皇宫肯定是比许县要大得多,如此这就说必须要耗费更多的钱粮物资,更多的人力还有时日。
 
    而刘协他一想到此处,他就不准备再多说了,他算是知道了。曹操绝对不会让自己在雒阳。
 
    其实刘协他所考虑的东西虽然不少,但是真正也不过就只能算是曹操主张迁都中的几个小方面而已。从曹操的角度,可以说他是不得不迁都,不得不如此,如此对他是大为有利,利大于弊。利益是很多很多,而弊处倒是很少很少。简单来说其实就是如此。
 
    刘协无奈地对曹操说道:“那便依爱卿所言吧,迁都,许县。”

欢迎转载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 » 不过自己却是该带兵出马的时候了之前探马传来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