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晃则被夏侯惇等人生擒而结束而且兖州军的精

分享到:
定以国士报之!”其实想想就是如此,徐晃觉得自己就算今日身死于此地,也是无憾了。因为自己有这么多的袍泽弟兄,能为了自己和敌军拼命,还有什么奢求呢,够了,真的,为他们去做些什么,自己值得,我徐公明死而无憾!
 
    徐晃对夏侯惇大喝了一声,“来吧!你们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
 
    夏侯惇则说道,“就依子孝所言,徐公明,敢来否?其他人原地不动,徐公明,请!!”
 
    说着,四面包围的兖州军士卒刷一下就让开了一条道出来,夏侯惇等五个人是带马从包围圈中出去了,而徐晃他也是一点儿都无所畏惧,也准备带马出去。
 
    不过他一方的士卒却喊道:“将军……”
 
    徐晃则对他们笑道:“不必多言,尔等就在原地休息,等我回来。这是军令,不得有误!”
 
    士卒这时候都快哭了,但是还依旧是喊道:“诺!”
 
    然后便看到徐晃也带马从兖州军士卒的包围圈中出了去,结果他这一出去,马上便被夏侯惇几人给围上了,而兖州军的包围圈是再次闭合,把徐晃军的士卒再次包围了起来。而夏侯惇几人围上徐晃,是怕他趁机逃跑。不过在曹仁的眼里看来,徐晃他绝对是不会轻易逃跑就是了,因为他必须得保证里面被围的士卒安全。所以自己几人倒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如果徐晃能知道曹仁他此时所想,那么他一定能把曹仁引为知己,因为他如今可不就是这个想法吗。不过他当然是不可能说什么的,看到夏侯惇几人围了上来,他冷笑道:“不用废话,你们一起上吧!”
 
    夏侯惇一咬牙,心说也不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生擒你徐公明,自己怎么也不可能五个人来战你啊。不过这么没有面子的事儿,夏侯惇也知道,干都干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只听他说道:“上!”
 
    于是他、夏侯渊、曹仁、曹洪还有曹纯,五个人的兵器是都奔着徐晃而来。其实何止是夏侯惇一个人啊,其他四个人是都觉得丢人啊。但是却没办法,自己主公下了令了,必须得生擒这个徐晃,所以只能如此,要不其人说不定就逃跑了。
 
    六人六件兵器是相互交错,进行着这一场大战。而什么人能让夏侯惇他们五个一起对付啊,反正徐晃他绝对是第一个了,但是却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就是了。
 
    而徐晃呢,他今日是以一挑五,而且几人的武艺还都不错,尤其是夏侯兄弟。在刚开始的几个回合,徐晃他还算不错,但是往后,他就已经是落入到了下风了。毕竟这五个人都什么水平的武将啊,他徐晃要是不落入下风才怪了。(未完待续。。。)
------------
 
第五三六章 怀县太守三求计
 
    徐晃此时他是吃力地应付着夏侯惇五人,这一切还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尽管自己确实也是无所畏惧,这个是没错,但是自己确实也不是人家五个人的对手,这个也一点儿没错。估计全天下,能胜过这五个合力围攻的人,估计也只有虓虎吕布吕奉先了吧,应该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了。
 
    所谓是久守必失,徐晃他可不是虓虎吕布,所以还不到二十回合,就被夏侯惇几人抓到了机会,把徐晃给打落在马下。而徐晃倒地后,就被跳下来的曹洪和曹纯给制住了。徐晃他虽然此时心里确实是不服,但是如此又有什么办法,自古以来都是成王败寇,自己肯定是打不过他们五个人的,所以输了其实也并不太冤。
 
    徐晃不像别人,没有去说什么狠话,也没说什么不服的话,更是没有怨天尤人骂人什么的。
 
    此时他只是淡淡地对夏侯惇说了一句:“希望你们能放过那些士卒。”
 
    夏侯惇看了眼曹仁,曹仁则微微点点头,夏侯惇便说道:“好,徐公明,此时答应你了!”
 
    “多谢!”徐晃这话倒是对五个人说的,而之后他就再也不言语了。
 
    而夏侯惇则让士卒拿来了绳子,把徐晃给绑了个结实。
 
    此时他对己方兖州军士卒说:“散开,让他们走!”
 
    刷,兖州军士卒一下便撤去包围,而徐晃军的士卒一看,自己将军此时居然是被人生擒了。有人刚想喊。说弟兄们,咱们和兖州狗拼了。不过转念一想。如今自己将军可是受制于人啊,要是自己等人这么不顾一切地往上一冲,这哪是解救将军啊,分明就是把将军推入到险境啊。
 
    曹仁一看这些士卒,此时此刻却是没有一个轻举妄动的,他心里真是很赞赏。不过随即他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件事儿,于是下马后。走到了这些士卒的面前。找到了一个在最前面,小头目模样的人,曹仁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说完后,小头目疑惑地问曹仁道:“此言当真?”
 
    本来小头目看着曹仁过来的时候,他还紧握兵器,以为曹仁要对他们不利。结果听了曹仁的话后。他此时就想确定他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曹仁一笑:“呵呵,自然,信不信,由你!”
 
    不过小头目听了曹仁的话后,他眼中倒是透着无比坚定,他则微微对曹仁点了点头。
 
    曹仁回到了马上。而此时徐晃他虽然不知道曹仁神神秘秘地去找士卒说了些什么,但是他此时却还是对那些士卒大喊道:“各位,你们都离开吧!如今杨将军大仇已报,各位当各奔前程,就不要在从军了!”
 
    说完。徐晃就被兖州军的士卒给带走了,而夏侯惇他们也都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他们让士卒打扫了战场,毕竟之前这地方,徐晃和董承双方在此战斗过。而董承最后身死,夏侯惇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把董承的尸体就这么扔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不是。
 
    并且谁不知道啊,董承他可是皇帝面前的红人,而且绝对是心腹。所以自己这几人要是真放着他的尸体在这荒郊野外不管了,那么他们保证以后皇帝肯定要找自己等人的麻烦。虽然如今皇帝确实是没什么权利没错,但是想找自己等人点儿麻烦,那可是再简单不过了。俗话说得好,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其实想想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而在夏侯惇他们离开后,剩下的那些徐晃军的士卒还准备再追上去,不过那个小头目却叫住了众人,然后和他们说了几句,说得就是之前曹仁对他所说的话,一字不落。
 
    而众人闻言都是眼前一亮,最后小头目便问道:“弟兄们觉得此事如何?”
 
    有人说道:“就这么干了,没什么说的!”
 
    “对!
 
    “就是!”
 
    ……
 
    此人的话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最后小头目笑道:“好,如此咱们过一会儿便出发!”
 
    “好,就这样儿!”众人说道。
 
    程昱的一石二鸟之计,最后是圆满成功。是以董承身死,而徐晃则被夏侯惇等人生擒而结束。而且兖州军的精锐,却是未损失一兵一卒,而这个就要多亏曹仁了。不得不说,其人确实是挺有本事的,而且头脑也确实不是夏侯惇他们几人所能比的。
 
    -----------------------------------------------------
 
    马超带兵转道进了河内郡,此时他已经带兵来到了河内郡的治所怀县城下,而河内的太守叫王邑(注1),这人并非是李傕他们一方的人,而是朝廷的人。可虽说不是死忠大汉的吧,但是却肯定也是不可能投靠马超就是了。而在李傕把持朝政,还在司隶有很大势力之时,看其人能在河内郡为官多年,而如今依旧是河内太守,就不难看出来,其人确实是有些本事的。
 
    而马超他也知道河内是不可能就那么容易就攻下的,不过他确实依旧是没有一点儿着急的意思。毕竟看曹操他如今这样,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在雒阳不会走了。那么自己也不能说这时候就带兵去河南,所以不怕在河内耽误时间。反正只要在王邑他没投靠曹操之前,自己拿下这河内郡就行了,至于其他的都是无所谓的。
 
    在马超看来,不仅是自己不想和曹操的兖州军碰面,估计曹操如今他一样是如此想法。所以有些东西,大家都知道就好了,如果他曹操真是想占据着雒阳不走了,那么自己也不介意和兖州军战上几场。反正还是那句话,整个司隶。自己都是势在必得,而绝没有第二种可能。
 
    -----------------------------------------------------
 
    第一日。马超依旧是让士卒休息。而第二日,他则命凉州军士卒试探攻城,果然是不出所料啊,王邑确实是有两下,他这个河内太守是亲自在城头上指挥守卒战斗,马超虽然离得远,但是却也看到了,是其人没错。最后马超下令收兵。试探进攻就这么结束了。
 
    对于河内郡,马超确实是不着急,但是他不急,有人却是着急啊,比如说河内太守王邑。
 
    他早就知道马超早晚是要来自己这儿的,而他也确实是做了些准备。不过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没有想到。是马超亲自带凉州军来了。而对王邑来说,马超绝对是大敌了,哪怕他派别人来,王邑都不可能是如此重视。也只有他凉州牧马超亲自前来,才能让王邑如此看重。
 
    而从今日这试探进攻,就不难看出来。这凉州军比自己预想的是还要强,还要难对付,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王邑此时在心中感叹。
 
    他旁边的谋士是早看出来自己这太守是有心事,所以便问道:“太守这是在忧心战事?”
 
    王邑闻言是苦笑啊。“可不是,先生莫非有何退敌之策?”
 
    谋士也苦笑着摇摇头。心说自己要是有什么好的对策,可能是都到这时候了还不说吗。
 
    不过他却说道:“太守,属下倒是记得,那位如今不还在怀县吗,所以太守是不是可以……”
 
    王邑一听,眼前一亮,问道:“先生之意,是要邑去问计于他!”
 
    谋士一笑,“自然,想来其人应该会有好的对策也不一定,太守当去一求!”
 
    王邑点点头,心说如今也只好如此了。毕竟自己是对他马孟起,凉州军确实是没什么好办法了。也是该去向人问计,也许真能成也说不定。
 
    -----------------------------------------------------
 
    此时已经不早了,所以王邑自然是不可能再去拜访。而到了第二日,他上午便出门了,就是去拜访了昨晚所说的那位。
 
    怀县城内,一座不起眼的府邸,王邑来到了府邸门前,敲门,结果下人出来一看,“在下不知是太守大人,实在是……”
 
    王邑一听,赶紧把手一把,说道:“不必多言,今日我是特来求见你们家主人的,不知他此时可在?”
 
    王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问了这么一句,好像他感觉出来,要拜访的人不在似的。
 
    果然,下人一听,赶紧说道:“太守大人,对不住了,我家主人此时却是不在府上!”
 
    王邑一听,就是一皱眉,心说不在?真的?不过人家都说不在了,那自己还能如何,难道还能闯进门去,看看其人到底在没在府上。王邑心里摇了摇头,说道:“好吧,不知你家主人何时归来?”
 
    下人一笑,“回太守,申时之前,应该能归来!”
 

欢迎转载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 » 徐晃则被夏侯惇等人生擒而结束而且兖州军的精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