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很得而是心里感到一阵空虚因为他不知道自

分享到:
 
    只听徐晃是大喊了一声:“弟兄们,为杨将军报仇的时候到了,都随我杀啊!”
 
    “杀!杀!杀!”就见徐晃军是冲向了董承一方。
 
    董承差点儿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因为他看到徐晃他明明是带着,看样儿也是三百人左右的人马冲了过来,但是怎么感觉对面敌军的人马的喊声杀却像是三千多人马呢?难道这仇恨的力量居然是如此巨大,死忠杨奉的人就爆发出了这么大的力量来?
 
    董承他真是害怕了,他还真就没有如此害怕过。但是今日,在此时此地。他遇到了徐晃和死忠杨奉的这几百士卒,他是第一次感到如此害怕。因为他还不想死。更不想就这么死了,只听他喊道:“弟弟兄们,给给我我我杀!”
 
    虽然是有些结巴,但是好歹是把话都完整地给说了出来,不过他的这三百士卒,这时候却是被人家徐晃军的气势所慑,而听到了董承的话后,很多人居然都是没什么反应。而有的人则直接是腿向后使劲,直接是撒腿逃了,不过还好,有的人真是向着徐晃军冲了过去。
 
    而董承他则是拨马就跑,那速度快的,可是他也不想想,他只要一跑。那么保证他的士卒没多久就得溃败,没有其他的结果。不过如今董承却是没想这些,什么士卒,什么野果,什么陛下啊,他如今想得就是自己怎么逃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董承又不是什么圣人,怎么可能不为他自己考虑。
 
    可惜啊,他刚想跑,却听身后如一声炸雷响起。“董承,拿命来!!”
 
    董承是一缩脖子。心说,徐公明的速度太快了吧,难道这么快就追上来了?结果他的马还没跑几步,他这么回头一看,可不是嘛,徐晃是抡着大斧就追上来了。董承心说,今日完了,是彻底栽了,我命休矣!!
 
    没办法,他也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肯定得被徐晃从后面来一大斧给抡死。如此还不如自己和他拼死一战来得好,那样儿自己没准还有活着逃走的希望也不一定。
 
    所以在想到了此处后,他是打定了主意,然后董承便驻了马,调转马头,结果徐晃马上就上来了。他看到董承如此动作,也知道他的意思,眼中一丝赞赏是一闪即逝,不过就是瞬间的而已。
 
    两人这时候是一个字都没说,直接就开打上了。因为说那么多废话根本就都没有用,两人的目的再简单不过,一个就是想一斧砍死对方,而另一个就是想找机会能逃得性命,如此而已,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个时候可不算是两军对垒,或者是其他的情况,这其实真就是个没有废话的情况,因为说什么都是徒劳啊。就是一个想让对方死,然后另一个不想死,就这么再简单不过的事儿了。
 
    两人刚刚才斗了三个回合,董承就已经是冒了汗了,他这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是那么近啊。他真是后悔了,是万分后悔啊,早知道自己从小就应该是勤练武艺才是,要不能像今日如此落魄吗?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习武天才,但是所谓是勤能补拙啊,自己要是刻苦习武,怎么也能和他徐公明斗个不相上下吧。
 
    其实徐晃是一流下等的武艺,而董承呢,他才是堪堪能达到二流下等武艺中的巅峰,所以两人还差了一大块呢,所以这个可是弥补不了的啊。不过董承他这个时候却是拼了命了,他知道,不拼命,就要身死,所以不拼肯定是不行了。不过这都拼了命了,他发现自己却也还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刚到第十六个回合,就见徐晃是一斧斜着就劈向了董承,大斧是势大力沉,而且来得是特别地快。董承他可一直都不敢和徐晃的兵器相碰,因为他知道徐晃的力气可比自己的大得多,而且徐晃那大斧,是重兵器,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兵器所能比的。所以既然是不可能去拿兵器招架,就只能是带马闪开了。
 
    可惜啊,董承这次他却是躲慢了。因为已经打了十几回合了,所以他确实也是太累了。关键是遇到徐晃,他肝儿颤啊,哪怕是都已经拼了命了,可惜体力却还是不行,结果被徐晃这十几斧,已经是让他体力消耗了不少了,结果这次是躲得慢了点儿。
 
    不过徐晃他可能放过如此大好时机吗,自然是不会,被他的斧子是擦到个边儿都得受伤,更何况董承他没躲开呢。他身子是躲开了,但是右边的膀臂却是被徐晃的大斧直接给砍了下来。
 
    “啊!!”
 
    随着董承的一声惨叫,他差点儿是没昏死过去,而他此时则是用强大的意志力在马上硬挺着呢。因为他可知道,自己一旦是晕倒了,那么自己也就该死了。不过就他这么一喊得工夫,徐晃的第二斧又马上到了,这次董承想躲,但是却再也没躲开。
 
    因为少了右臂的原因,所以单手的力量还是差了点,而他刚拽住战马缰绳,却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更何况他右臂如今可是没了,他这时候可是强忍着剧痛呢啊,加上右臂砍伤处是血流不止。所以这次董承他却是没有再躲开,直接就被徐晃一斧给砍死。
 
    董承身死,而徐晃也为杨奉报了仇了。至于两方的士卒,是早都分出了胜负,董承带来的士卒不是被杀就是逃走,当然了,自然也是有投降的。
 
    此时的徐晃心说,杨将军,仇我已为你报了,愿你在天英灵能得以安息!不管怎么说,徐晃和杨奉也是相识一场,所以他如今能做的都已经是做到了。
 
    -----------------------------------------------------
 
    至于徐晃他怎么知道董承会在此,当然还是程昱之计了,而这就是程昱赚徐晃之计,也是个一石二鸟之计。
 
    说起来其实也挺简单,这第一,自然就是以董承为诱饵,用他去引徐晃上钩。而徐晃他为了报仇,他自然是要杀董承的,所以程昱的目的之一也就达到了,那就是借刀杀人啊。借徐晃这把刀,来杀了董承。
 
    也许有的人不太清楚,但是程昱这个老狐狸他心里可清楚得很。别看如今自己主公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不错,但是他是早已把董承视为是“眼中钉,肉中刺”了。反正因为自己主公以后要挟天子,所以只要是死忠汉帝的,那都是自己主公的敌人,而这个却也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如今为自己主公除去一个敌人,这个算是一个好处吧。
 
    而第二个那自然就是能生擒徐晃,因为只要到时徐晃一上钩,自己自然还有后手,所以不怕擒拿不到他的人。
 
    至于徐晃他能不能上钩,在程昱的眼里看来,至少是七成,徐晃能中计,因为程昱已经把这个一石二鸟之计给实行地就算是天衣无缝了吧。
 
    这最主要的,那就是怂恿刘协了。因为曹操程昱他们对刘协还算了解不少,所以知道他是特别喜欢吃甜的东西,所以最后程昱就编造了一个豫州阳城山有特别甘甜好吃的野果之事,然后从曹操的口中说出,结果之后刘协果然是派董承前去采摘野果,所以这第一步就算是成了。
 
    之后就是第二步,那就是散布这个消息。就在刘协召见董承的时候,程昱已经把消息给散布了出去,尤其是雒阳的南城门这一块。
 
    至于为什么是这儿呢,这个就不得不说是程昱他特意安排的了。因为当时徐晃带兵逃跑,就是奔向了雒阳城以南的方向。而这在程昱看来,他徐公明要真是个有本事的人,而且艺高人胆大,还想为杨奉报仇的话,那么他一定不会离开雒阳城太远。而且他必然要派出探马斥候来雒阳城附近去打探些有用情报,而这时候,之前的安排不就要派上用场了吗。
 
    最后果然,当董承带兵离开雒阳的时候,消息就已经是传到了徐晃的耳中了。徐晃一听,什么,董承居然是带兵出来了?徐晃可真就没想到这是个计啊,还以为是老天开眼了,而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呢。
 
    就这样,徐晃最后是选好了伏兵之地,就在司隶和豫州的交界,董承去阳城山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他的到来。(未完待续。。。)
------------
 
第五三五章 五人大战徐公明
 
    这就是徐晃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前因后果,于是自然便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而董承他也真是死不瞑目,他早知道自己是被曹操给算计了,不过如此又能如何,他如今人都已身死,所以注定这个仇他肯定是报不了就是了。
 
    -----------------------------------------------------
 
    为杨奉报了大仇之后,徐晃他并不是很得意,而是心里感到一阵空虚。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何去何从,本来之前是在杨奉的帐下做事,实际应该说是为朝廷效力。但是如今杨奉都被董承所杀,而且自己手中就剩下这么些人了,还能干什么?徐晃不知道,按理说以自己还可以的武艺,应该去投效一方诸侯没有问题,但是天下到底谁能当得自己的主公呢?
 
    如果不能得遇明主,那么自己还不如去做些别的也许来得更好。而徐晃他刚想到此处,就突然发现从四周慢慢涌来了至少是一千多的士卒,当然这个不可能是无声无息的,所以徐晃他自然是发现了。
 
    而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好,被人埋伏了。古人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是那螳螂,而董承自然是那蝉,可是还有人要当那黄雀啊!徐晃已经知道今日是不能善了了,中了人家的计啊!他这回也终于是想到了,看来董承他就是个诱饵,是引自己前来的,结果自己却是中了人家的埋伏。至于是谁,还用问吗,除了他曹操曹孟德。还有别人吗?
 
    其实别看杨奉是死在了兖州军的大营,但是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徐晃把杨奉身死完全是都归咎在了董承一人的身上。因为董承就是罪魁祸首啊,要是没有他董承告密,己方可能就不会大败,而董承更是亲手斩杀了杨奉,所以董承是必死的。
 
    而至于曹操和他的兖州军,徐晃确实是没觉得如何,虽然他对他们也不感冒。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双方之前是敌对,各为其主,不过徐晃对夏侯惇的武艺还是挺推崇的。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和自己相当的武艺,只是听说夏侯惇还有个兄弟叫夏侯渊的。武艺也不错,可惜却是未能一见啊。不过今日他就能都见到了。不只是夏侯兄弟。还有别人。
 
    四个方向,兖州军的士卒是逐渐向徐晃一方包围了过来。而一共是来了五个将领,徐晃虽然不全认识,但是却也知道几个。
 
    而为了能生擒徐晃,曹操他确实是下了本钱了。夏侯兄弟、曹仁、曹洪还有曹纯,一共是派了五个人来此擒拿徐晃。而他们根据程昱所说。一共是带了两千的骑兵,早就在此埋伏着了。
 
    要不怎么说程昱这人很厉害呢,他连徐晃要在什么地方伏兵都知道。当然了这个也不是说特别难,反正在他看来一共就是两处地方最适合伏兵。第一就是此地。司隶和豫州的交界处,是要山有山,要林有林的,难道这不是个大好的伏兵之地吗。
 
    至于这第二,那自然就是豫州的阳城山了,当年吕布不就是在那伏兵的吗。不过程昱却觉得徐晃是不会在那伏兵的,因为对他来说,其实在哪伏兵基本都算是万无一失。但是以徐晃急着为杨奉报仇的这个心态,所以他就等不到在阳城山去伏击董承了,结果最后果然是如此啊。
 
    就在夏侯惇他们还没到多久,徐晃就带兵来了,不过夏侯惇他们是带兵埋伏在了树林的深处,距离徐晃他们是特别的远,所以徐晃这几百人却也都没发现什么异常。
 
    不过兖州军最为精锐的斥候,却是把徐晃他们三百多人的动向都给禀报到夏侯惇他们那儿了。而徐晃和董承两人战斗的时候,夏侯惇他们已经是悄然带兵向他们而来,等徐晃再发现的时候,却是为时已晚了。
 
    -----------------------------------------------------
 
    徐晃此时是双眼微眯,手中紧握大斧,对夏侯惇大喝道:“夏侯元让,你们真是好算计啊!”
 
    夏侯惇此时是大笑道:“承军师之计,在此等你徐公明久矣,不知你感觉如何?如今你还有何话说,还不如束手就擒,到时在主公面前我一定为你美言几句!”
 
    夏侯惇明知道徐晃是不可能如此,但是他为何还要如此一说呢。其实无非就是为了增加己方的信心,而打击徐晃军一方的士气而已。这话的意思可不只是说给徐晃他听的,更是说给徐晃一方所有人听的。那意思很简单啊,你看你们都被我军给重重包围了,是插翅难逃,所以只能是投降这一条路。
 
    但是夏侯惇明显还是小看了徐晃军这些士卒,这些士卒可是死忠杨奉的,所以夏侯惇的这话,不只是没什么效果,反而是适得其反了。
 
    只听徐晃是大笑,“哈哈哈!夏侯惇,我徐公明怕得谁来,要战便战,休得多言!”
 
    说着,就准备举斧来战,而这时候曹仁看到了徐晃军的士卒的表情,他就是一皱眉,于是他赶紧说道:“徐公明且慢,知道你不会束手就缚。但是你也为你手下的士卒着想一下,如果你不想他们和董承一方的士卒一样的话,就单独与我们一战,咱们手上见真章!”
 
    徐晃闻言,停下了手中动作,问道:“你是何人?”
 
    曹仁一笑,“曹仁曹子孝是也!”
 
    徐晃一听,点了点头,他自然是听说过曹仁其人的,知道此人的本事不错,是个人才,他不敢小看。
 
    于是说道:“好,就依你曹子孝之言!你们划下道来,我徐晃都接着便是!!”
 
    不得不说,曹仁可比夏侯惇厉害多了,他直接就是抓住了徐晃的软肋啊。而此时。说实话,徐晃一点儿都不怕死,在这么多人还有五个将领的手下,徐晃也不可能托大,以为自己能逃得性命。但是说实话,他害怕的就是自己手下的这些士卒。因为是自己当初把他们带来的,结果董承死了,为杨奉报了仇,要是今日让他们就此都身死的话,徐晃觉得还是挺对不起他们的。
 
    毕竟当初可是自己喊了一嗓子。然后这些士卒就义无反顾地跟着自己走了。而在徐晃看来,他们更多的不是自己的属下,而是志同道合之人。毕竟大家都是为了给杨奉报仇,所以这才都走到了一起。但是如今却因为自己的原因,中了兖州军之计。所以自己怎么也不能让他们身死。
 
    而这就是徐晃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所谓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徐晃看来。哪怕是自己身死,也不能让这些士卒伤亡。所以他一下就同意了曹仁的提议,而且曹仁他也确实是对徐晃心理把握得很好,知道他如今是最在意得是什么。结果徐晃是不得不就范啊,所以两方都各退一步,你也别逼降人家。而人家徐晃也不可能如此,所以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不过徐晃军的士卒一听,自己将军居然为了自己这些人,对敌军妥协了。此时他们中有人是大喊道:“将军,不可!咱们弟兄拼了命不要,也要保将军突出重围!弟兄们说,是不是?”
 
    “是!是!”别看就几百人,但是喊声却不小,不像是几百人啊。
 
    虽然夏侯惇对这些人喊得很不屑,心说就凭你们也能突出重围?就算拼了命又能如何?
 
    要说这次曹操为了能生擒徐晃,是把兖州军中最为精锐的三千人马中的两千人给派遣过来了。所以你就能看出来曹操对此次生擒徐晃必得的这个心里,要是这样的话,还擒不住徐晃,那么曹操会是什么表情,那可想而知啊。
 
    而曹仁之前的提议,其实也有不想让己方士卒伤亡的意思在里。毕竟如此精锐中的精锐,哪怕是伤亡了一个,他都得心疼得不行。而曹仁和夏侯惇他们还不一样,他对士卒可以说确实是相当爱惜了,能不伤亡,尽量是不伤亡得好。当然也不是说夏侯惇他们就不懂这个,只不过是性格使然吧,毕竟“龙生九子,秉性各异”,人和人都不一样的,哪怕都是兄弟。
 
    徐晃看着这些士卒,他的心里确实是有一些感动。徐晃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但是这时候心里却也是起了些波澜。在军中自己也待了多年了,但是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看到这些士卒如此言语,如此表情,是更加坚定了他要保住他们的心思。
 
    徐晃他一直都记得那几句话,“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而君以国士待我,我

欢迎转载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荣耀彩票app_荣耀彩票app下载_荣耀彩票app手机版 » 不是很得而是心里感到一阵空虚因为他不知道自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